成香蕉视频人app

忠信工作室内,安静若斯,只有画笔沙沙的声音勾勒出各种漫画人物。

眼看过年了,王瑞、李小乐经过了三天的加班,终于完成了《灌篮高手》年后半个月的所有剧集。

到江城这边已经几个月的时间,眼看要过年了,他们向魏建芬和李永国提出了提前回家的请求。

当他们两个人收到李永国发给的忠信工作室的福利待遇,收到软卧火车票时,两个人的嘴巴一直就没有合拢过。

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李忠信会给予他们如此高的福利,简直吓尿在厕所。

每个人当月的工资再加上二十张崭新的大团结,和一千块钱花花绿绿的外汇券简直亮瞎了他们的眼睛。三百五十元的工资,再加上二十张大团结,已经是厚厚一叠,再有了那一把花花绿绿的外汇券,比现在过年的时候发一箱子钱都震撼。还有着圆角分的时代,国人民每个月工资都是三十多元钱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冷不丁拿到忠信公司过年时候的工资和福利,身体都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了颤抖。

坐着免费的卧铺火车,两个人在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赶回了各自的老家。

王瑞家是沪市本地的,他对沪市美术制片厂有着深厚的感情,回到沪市以后,他特意到沪市美术制片厂看了一下工作很多年的老厂房,并打了厂子里面的内部电话,招呼了他以前一起工作的几个关系不错的同事,他要请他们吃顿饭。

王瑞这个时候既没有想炫耀他现在的工作有多么好,也没有想到过替忠信漫画工作室拉人,因为他和李永国不同,他在这里工作了六个年头,对于沪市美术制片厂的感情很深,他只是单纯地想要请同事吃顿饭。

王瑞饭店定的地方离沪市美术制片厂不远,是一家叫做本帮老菜馆的小饭店,沪市人都喜欢吃本帮菜,也就是本地菜。

这家本帮老菜馆一直就是王瑞最喜欢吃的一家,经济实惠,最主要是那里的口味要比其他的饭店好上很多,离沪市美术制片厂比较近。

所谓的沪市本帮菜,便是沪市的乡土菜肴,特色是酱油和冰糖放得多,滋味浓郁鲜美,甘腴甜润,以真材实料和慢火细工取胜。每道菜看起来都油汪汪、红喷喷的,份量扎实,代表菜是草头圈子、糟钵头、虾子大乌参、红烧秃肺和红烧回鱼等。

骑自行车的清纯美少女

因为王瑞请客,于是他早早地便来到了本帮老菜馆的这家饭店,想到平日里大家的关系,想到平日里大家对他的照顾,王瑞也是下了狠心,把这家本帮老菜馆最好吃的几道菜都点了一遍。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王瑞点了他垂涎多年的两道招牌老菜。

这家老菜馆里面的八宝鸭和沪江排骨两道招牌菜,王瑞在沪市美术制片厂工作了五六年,光见到过别人点,却从来没有吃过,哪怕是有人请客,也没有人花大价钱来点这样的两道菜,这次回到沪市,王瑞想圆了这个梦。

就在王瑞点完菜等待同事的时候,他突然看到,沈再喜在马璞兴等几个人的簇拥下,已经进入了老菜馆。

王瑞的神情一鄂,旋即很是热情地打起了招呼。

“哟,这不是沈领导和几位老同事吗?许久未见,风采依然啊!”

他真没有想到,沈再喜和马璞兴还有几个人过年聚餐也定在了这个地方,不过呢!

王瑞对于过去这些人排挤他的事情已经淡忘了很多,更何况,要不是他们这些人那么对待他和李永国,他们两个人又怎么能够相聚在忠信漫画工作室,又怎么能够有着如此的进步。

王瑞可是听李忠信说过,八二年到八四年这两年的时间,算是让他们沉淀积累的两年,等过了这个时间段以后,他们这些忠信漫画工作室的老员工,他李忠信都会帮助建立属于自己的漫画工作室,更会让他们自己创作的作品卖到国各地,甚至走向世界。

他如果现在还在沪市美术制片厂的话,现在他还是原来混吃等死的老样子,根本就没有前途和发展而言,更不会有现在喜欢的工作环境。

这一切,还真得感谢一下沈再喜。所以,王瑞和沈再喜打招呼的时候,脸上的高兴是十分真诚的。

沈再喜看到王瑞笑呵呵地和他打招呼,他也是微微一愣,不过却很快打招呼回道:“哟,这不是王瑞吗?去外地很长时间了,看起来却是清闲了一些。”他旋即假意地摸了摸脑门又说道:“对了,你去的地方是什么地方了?要是有什么困难就和我说,到时候我这边能帮到你的一定帮,再怎么你也是制片厂出去的优秀同志。”

沈再喜这句话的含义并不深,情商高的人一下子就能够听明白其中含义。

清闲了一些,也就是说瘦了一些的意思,在八十年代,一说去外地瘦了,也就是嘲讽到外地混得不好,都混瘦了。

沈再喜又问去的是什么地方了,明显是王瑞去的地方不好,他连记都没记住,至于后面说要帮助王瑞解决困难的话,那就是随口一说,空投的卖好咋说咋有理。

他这样说呢!有两个原因,一是体现出来他的高风亮节,手下人辞职了,要是有困难,他会帮助,有着他人无法企及的广阔胸怀。

二是嘲笑王瑞去外地工作,各方面应该会有不如意的地方,还得是老领导好,主动提出来要帮助他。

只不过这些话都是客套话,都是虚词,真要是王瑞找他沈再喜帮忙,他不落井下石就已经算是给王瑞天大的面子了。

当领导玩政治的人,说出去的话,得细品很多次才能够品味明白。

可是,王瑞属于那种智商高,情商低的人,要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在沪市美术制片厂五六年的时间,还依旧是一个平头小老百姓,也不会那么不得领导喜欢。

王瑞十分实在,再加上听沈再喜说他如果有困难,沈再喜会帮助他,心里面顿时感觉到热乎乎的。

他腼腆地笑了笑说道:“谢谢沈领导的关心,我在江城那边还行,很不错,等领导要是有时间到江城那边去,我一定程安排,带您好好玩上几天。我这边招呼咱们厂的几个同事吃饭,就不打扰您们了,等您们吃上了,我去给您敬酒或者给您送个菜。”

沈再喜身边的马璞兴一听说是王瑞请吃饭,他走过去略带嘲讽地问道:“王瑞,刚听说你跑到江城那种鸟不拉屎的小地方去了,待遇如何啊?是不是混不下去了,来找老同事帮忙介绍工作啊!要是没有工作的话,我们科室那边现在缺个端茶倒水的人,要不你就去我们那边上班吧!”

马璞兴是沈再喜最为器重的员工,他对于李永国和王瑞这样的人半个眼珠子都看不上。

马璞兴一直觉得,他们两个人无非就是画画好一些,是正规的美院毕业的学生,总他妈的一副知识分子的架子,情商低得要命,这样的人,到什么地方都混不明白。

王瑞刚才说了,他现在在江城那边,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人混不下去了,都混到了中国最东北那鸟都不稀得去拉屎的地方,这样的家伙,狠狠地踩上几脚,不光是领导高兴,就是他的这些同仁也高兴。

王瑞听到马璞兴的话以后,火腾的就上来了。

像马璞兴这样狗屁不是,只会溜须拍马的家伙,就是这样的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好汤。

如果不是沪市美术制片厂有着这样什么狗屁不懂的家伙,沪市美术制片厂也不会出现业绩下滑,好作品越来越少的趋势。

想到眼看要过年了,没有必要和这种人动气,王瑞寒着脸快速含糊不清地说道:“不劳你马屁精关心,我日子过得挺好的。”

马璞兴看到王瑞生气的那种气鼓鼓的模样,心中正高兴呢!就听到王瑞说他是马屁精,他立刻就双眼喷火般地瞪向了王瑞,并恶狠狠地说道:“你小子怎么说话呢有种你再说一遍试试。你说谁是马屁精呢?我好心好意地要帮助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王瑞瞬间就露出一脸茫然,不明就以地问向沈再喜道:“沈领导,您看看,这马璞兴这耳朵咋还不好使了呢!我啥时候说他是马屁精了?您看他那要吃人的架势,这咋还怒了呢?他的名字是马璞精,我只是说不用他关心而已。”

王瑞是沪市本地人,可是,在江城那边呆的时间长了,总有一种想要动手打人的想法。

不过呢!王瑞却是知道,他是文化人,不应该做那么粗鲁的事情,用言语气坏敌人,远比动手打架强,而且真要是打起来了,他也打不过那人高马大的马璞兴。

沈再喜瞪了一眼马璞兴,伸手在王瑞的肩膀上拍了拍,和颜悦色地说道:“你别和马璞兴一样的,这小子就是喜欢开个玩笑,我们先进去吃饭了。”

沈再喜心中明白,这是马璞兴先挑起的事端,这眼看就过年了,而且王瑞还那么给他面子,这马璞兴做出来这样的一个举动,是有些不厚道了。

王瑞看到马璞兴几个人簇拥着沈再喜进入了后面的包厢以后,他直接走到门口等起了同事。

看到杨玲玲和孟宏伟、钟爱国几个人联袂而来,他立刻把几个人迎进了六号包厢。

见到人都到齐了,他立刻吩咐服务员上酒走菜。

孟宏伟看到饭店的服务人员居然拿上来了四个冷拼和一瓶茅台,他立刻兴奋地说道:“杨玲玲,你看看,人家王瑞是发大财了,酒都是茅台酒了,你今天也得喝点,这种好酒可是不常见的哦。”

王瑞一边开酒,一边笑呵呵地说道:“孟哥说笑了,发啥大财,就是过年了,请大家伙吃个饭,临走之前大家伙给我摆了践行宴,我回来了,也要请大家伙吃点好吃的不是。”

就在众人说笑这把酒倒上了的时候,马璞兴从外面拎着一瓶沪市石窟门牌的白酒走了进来,并笑呵呵地说道:“咱们沈再喜领导看到都是单位的同仁,特意过来让我给大家拿来了一瓶好酒。”

马璞兴看了看桌子上面的四个凉菜,嘴角立刻就弯成了一道弧形,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鸟不拉屎的地方果然赚不到钱,看这几个菜就看出来了,王瑞,用不用哥哥我给你弄两个好菜啊?”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