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杏视频在线播放

☆、oo82_地图

云霞宗有很多种地图。最粗糙的那种,一张纸分成九份,分别列出九峰的名字。详细的,一块玉简,里面将每座山的位置都标好,还注明其各自的名字,然后诸如任务处等的位置也一一点出。

这种非常详细的地图玉简在云霞宗的后勤处就可以买到,有点小贵,但对筑基期以上弟子而言都可以承受。只不过在云霞宗修炼到筑基期了的,多半都已经入门本宗好几年,不必买地图也知道哪儿是哪儿,所以认真说来,那还是个鸡肋货。

比如据我所知,大师兄就没买过,所以当他需要准确叫出各峰各处的官方名字时,他都会提前去藏书阁再记一次,以免在外人面前丢云霞宗的脸——反正他有权限随意进出藏书阁。

但云霞宗有两处地方是官方刻意不公布地图的,我是说,除了防御大阵布置图那类机密之外的地图。

一处是东北方向,符修峰范围内的小秘境,另一处就是这个狩猎峰了。因为这两处都属于是训练弟子实战的地方,提供详细地图就像是提供了参考答案,不利于修行。

不过,官方没有提供是官方的事,弟子们私下里是有流通地图的,毕竟,每天都有弟子去这两处,每个云霞宗弟子最终都会踏遍这两处的每一寸土地,即最终都能自己绘制出这两处的地图。

即使云霞宗要求已绘出地图的弟子不要将地图分享给后辈,并且□□地宣布只要现这两处的私绘地图就一律销毁,还冷酷无情地切实执行,但是秘密这种东西,知道的人多了后再怎么禁止它都不可能再是秘密,尤其对于我这种过目不忘的人,给我个机会看一眼,这两处就没掩饰了。

即使我已经听话的不主动打听,但耐不住我阅读范围太广,有人公然将这种违禁私绘地图夹藏书阁里,我不小心瞟到,在意识到它是什么之前就先记住了,这肯定不能怪我。

☆、oo83_静坐

我选来完成我第二场考试的地点是一棵大树,一棵诞生了些微意识的树精。等再过上数百年,它大概就能与人交流了,不过现在,它的意识主要用来驱逐动物,给长在它身边,包括攀附在它身上的植物们一个安宁的生活环境。只有当植物们需要传粉等活动时,才会有限度地召唤一些动物来。

人类也是动物的一种,我当然也在它的驱逐名单之中,可惜,这树精只有练气初期的修为,别说我了,狩猎峰上大部分动物也都不会将它的驱逐放在眼中。

露肩大胸萌妹子温柔狂撩床上写真

只不过那类似嗡嗡嗡的驱逐感觉有点吵,所以很多比这树精修为高的灵兽妖兽们也不太喜欢过来。虽然这树比它们弱,但既然它们并不想和树死磕,那让一让也就是让一让了,反正树要求的自留地也不大,就当给未来投资了。

植物成精比动物要难,但是很多植物精怪都浑身是宝。最美妙的是,植物精怪身上的宝大部分是可以不断生产的,今年一堆果子,明年还能一堆果子,果子留着对它没多少用,它很乐意卖出去,只要付给它于它而言等值的东西。

不像动物,今天剃掉一身毛,明天……今天它就要跟你拼个死活,更别说剥皮抽筋剁爪子什么的了,都是一次性的,涉及生死存亡。

当然,如果有人动辄就要挖植物精怪的根,那植物精怪们也是要跟人拼死拼活的。

树精的驱逐声对我来说其实也有那么点吵,但是如果离开这棵树,那些窜来窜去的动物、虫子还会更吵,于是两害相权取其轻,我就端坐在树下不走了。

树精驱逐了一会儿见我没反应,同时我坐得安安静静也不打扰它,它渐渐就忍了我存在,不再继续释放驱逐声。

嗯……驱逐时间越来越短了。我很满意。

我以前就来过这里很多次,次次都被树驱逐,然后次次它都在我的耐心中败下阵来,可能也多少有点熟悉我了,现在的驱逐更像是象征性的抱怨,我想等数百年后,它可以开口说话时,我跟它说不定能成为朋友。

“啊,找到你了,美人儿。”一个今天听得很熟了的声音响起,将我从半睡半醒的状态唤醒了过来。

闭着眼睛脑内读书就是有这个坏处,读着读着我就不知道是真的在读书还是在梦见读书了。不过还别说,有时候半梦半醒中的理解能力倒是比我醒时更好,反正我连梦都能记住,随时回顾,也就无所谓是睡是醒了。

——但这种无筛选乱记也让我有点担心自己的大脑总有一天会被撑爆。而且将梦记下后我忧愁地现,每晚的梦太多了,一晚上经历那么多梦境真的能休息好吗?难怪修为高了后可以用修炼来代替睡眠,因为睡眠本身也静止不到哪儿去,修复力还真比不上打坐。

☆、oo84_直觉

我睁开眼,看着手提一只肥兔子向我走来的施薄临少爷,第一反应是这家伙在我身上下了追踪类道具。

因为这棵年轻的树精,它的驱逐效果,不仅仅是将踏入它戒备范围内的动物赶出去,它所散的在人耳听觉频率范围外的、需要用灵力才能感知到的驱逐声也会让人下意识地回避走向它这个方向。

施薄临的修为并不比树精高多少,所以树精对他的驱逐也是比较有效的,于是除非施少爷有意识地对抗那份被排斥的不适感,否则他根本不应该走到这里来。

而他现在出现在了这里,于是我不得不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缘分!”施少爷毫不犹豫地回答。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大概是被我表现出来的防备弄懵了,施少爷张口结舌了片刻,改口:“那个,其实,我直觉很准的。”

我:“哦?”

“真的,”施少爷连忙说,“直觉,或者说是运气,我的运气非常好。那种二选一、三选一甚至十选一的情况,我从来都能选到正确答案。破阵的时候也是,找到几个可能是阵眼的地方,然后我随便选一处,那就真的是阵眼,从来没错过。”

真的假的啊……等等,大师兄说施薄临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还说‘不妨与他交好’,那么,假如施少爷的运气说是真的……买彩票必中奖的运气吗?

真是羡慕,我是那种二选一从来会选出错误答案的运气渣,刮奖从来只刮到‘谢谢’的幸运e……更不想跟这人交好了。

虽然心中因为嫉妒而不爽,但我收起了对施少爷的防备,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施少爷举了举肥兔子:“说好了一起烤肉吃的,不过我只抓到兔子……这里的肉都太凶猛了……”

废话,不然能当训练场吗?这才只是最外圈,你往里走看看,还逮兔子呢,别被兔子逮了你就对得你的幸运x了。

我没有接话,但施少爷似乎也并不在意,他捡起一根树枝,开始在地上划动。大概就是在画他之前说的做烧烤的阵。

我很不解:“你为什么要容忍我的冷言冷语?”我觉得我这么烂的性格,除了长辈可能会出于包容而忍我外,同辈是不可能愿意与我深交的,顶多就是出于对美色的偏好而建立起泛泛之交。

施少爷抬头冲我笑:“我的直觉真的很准的,我一见到你就知道,你会成为我非常重要的人,我们有持续一生的缘分。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是道侣的缘分,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会一生相伴。”

我打了个冷战:“一生?”

施少爷:“一生。”

我:“……兔子怎么烤?”预言什么的,听听就算了,再好的运气也不可能事事都准。再说,如果是同门的话,有一生的交情也很正常。

施少爷:“哦,马上。可惜兔子用这个烤出来我觉得味道不好,只能勉强加个餐了。”

☆、oo85_第三场

两小时后,所有考生重新集合到下船的地方。

绝大部分考生看起来都像是经历了一番厮杀。染血的、带伤的,甚至还有一个缺了条胳膊。我可能是其中外表最完美的了,堪称一尘不染,连施少爷都为了逮兔子和烤兔子而弄污了衣衫。

……有点不妙啊。我心想,在这种群体类活动中,显得太特立独行,要么是出一般的厉害,其他人拍马难及,要么就是,审题偏了,走在了完错误的道路上……

我觉得我不算特别厉害,毕竟考生中还有筑基期,我一个练气期大圆满只能算是矮子中的高个儿,距离鹤立鸡群还差得远。

这次不会真考不及格吧?我忧虑。

“第三个项目,也是最后一个项目,”在飞行船上,大师兄说道,“你们将进入一个幻阵,在里面,你们将经历第一场笔试中的所有主观题。这一次可以提前告诉你们评分标准。你们在幻阵中表现得越与你们在笔试中所写的答案一致,分数就会越高。所以,假如你们之前所写的答案是伪造的,接下来你们就需要将这份伪造做得彻底一些。”

顿了片刻,大师兄又补充道:“这个幻阵本身绝对不会致命,甚至不会致伤——除非你们自残——但是该受伤的地方,对应的疼痛是不会缺的。而且为了加强效果,疼痛感会被放大,大概两三倍。你们在前面的考试中多少都带伤,很抱歉,你们必须带着这些伤完成最后一项考试。等从幻阵出来后,无论是否合格,云霞宗都会先将你们的伤治好。第二项考试中被咬断的手臂我们已经拿回来了,等第三项考试结束后就会替你接回去。不用担心,云霞宗入门选拔虽然有死亡率、致残率,但只要你们没有违规,我们通常就会尽量避免。”

随着大师兄的话,众人有意无意地将视线落在了那位断臂的少年身上,少年面色有些阴郁,似乎大师兄准确到人的安慰完是反效果作用。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