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吧app安卓版下载

饕餮印记是曾经帝国最大叛军的标志,所以他们自称自己为饕餮军。

饕餮军中的成员,每一个都会在自己胸膛上印下一个饕餮标志。

而他们的印记都是由黑木铁树的汁液画在胸膛上的。

这种汁液很是神奇,一旦沾到皮肤,终身都无法洗干净。

同时黑木铁树坚硬,笔直,上面又有天然的奇异纹络,很像是饕餮画像,所以黑木铁树又被饕餮军的神树,是他们军队的象征。

为此,饕餮印记和黑木铁树一直都是天武帝国的禁忌。

至于饕餮军当年犯下的罪行,那绝对是惊世骇俗。

当初整个天武帝国领土都被饕餮军占领,若非前任天武帝君以逆天实力击杀饕餮军首领,最终逆转乾坤,那现在的天武帝国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就算如此,后来饕餮军依旧死死的和帝国抵抗了将近三年的时间这才溃败。

甚至数百年后的今天,饕餮军都没有被消灭殆尽,只不过世人已经很少知道他们的存在和踪迹。

因此,饕餮军既是整个帝国的传奇故事,同样也是禁忌。

一旦发现饕餮军成员,帝国绝对是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

花房里长发飘飘的少女气质十足

如今在周天志的胸膛上居然发现饕餮印记,这绝对是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

只见周天志胸膛上,一只黑色的饕餮张牙舞爪,印记图案和几百年前的那些饕餮军一模一样,狰狞、凶恶,威严,令人心生畏惧。

四周众人皆是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饕餮军成员一旦被发现,必定引来帝国强者的追杀,到时候所有涉及之人都将面临调查。

凡是和周天志有牵连的人,恐怕都将难逃一死。

就连李岩都畏惧的看向周天志,悄悄远离他,深怕自己被牵连。

周天志看着自己胸膛上的印记,眼神阴沉的可怕,双手更是在不断的颤抖。

是不是饕餮军余孽,他自己比谁都清楚。

他今天早上穿衣服的时候,胸膛还什么都没有。

现在却冒出一个饕餮印记,这如何不让他震惊?

忽然,他抬头看向姜寒,发现后者嘴角挂着笑意,瞬间明白这一切都是眼前这青年阴谋。

“好狠的手段!”周天志面目狰狞到极致,心中杀意滔天。

只要被打上饕餮军这样的印记,哪怕现在姜寒主动站出来承认是他设计陷害自己,帝国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可以说,现在的他已经被判了死刑。

而且不仅是他,他的家人甚至天行宗都将遭受牵连。

他真的没有想到,这姜寒居然会给他来这样一手。

同时他也想不明白,这姜寒是如何将印记画在他的胸膛上的。

颜天罡站在一旁,心中也是震惊不已。

他不是傻子,自然看出周天志身上的印记是姜寒布的局。

只是他没有想到,姜寒居

然会利用帝国禁忌来做文章。

这种手段简直太狠!

想想都觉得胆寒!

但同样他也觉得姜寒的胆子太大,因为一旦被帝国查出真相。

别说他姜寒,就是颜家、姜家甚至整个飘雪城都将承受帝君的怒火。

“真是精彩,这姜寒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胆大,和姜寒比起来,这周天志的格局明显要小的多。”阁楼上,兰修文喝了一口酒,忍不住惊叹道。

若非姜寒是郡王爷计划中的绊脚石,他绝对会第一时间像郡王举荐他。

一个仅仅只有十八岁的青年,在城府上就有如此造诣,将来的成就简直无法想象。

当然这样的人,郡王敢不敢用恐怕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大人,你是说周长老胸膛上的印记是姜寒画上去的,可他是怎么做到的?”张国柱心中不解问道。

“你忘了姜寒是魂师的事情了吗?魂师可隔空御物,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家伙事先就将这些黑木铁树汁液用元力震散在四周的空气中,刚才在战斗的时候,应该一直在用魂力控制汁液悄无声息的点在周天志的胸膛上,最终聚少成多,形成印记。”兰修文感慨说道。

张国柱愕然。

这是什么巧夺天工的手法?

能够在一名三品大宗师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这些黑木铁树汁液部点在他的身上,这绝对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哪怕他不修魂力,都知道想要将魂力控制到这种地步,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现在你应该明白这姜寒的可怕吧,你该庆幸,他没有用这一招对付你,否则张国柱,你现在已经在帝国监狱中,受一千八百酷刑了。”兰修文嗤笑说道。

张国柱后背一阵冰寒,心中居然有些畏惧起姜寒起来。

可越是心存畏惧,他越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其斩杀。

“这周天志已经是个死人了,张国柱一会就该轮到你出场了,希望你这一次不要让我失望。”兰修文说道。

“放心吧,大人,我的计谋虽然没有姜寒的狠辣,但也绝对奏效,这姜寒今日必定臭名远扬,到时候大人哪怕亲自出手,帝国那边的大人物也不会受牵连。”张国柱道。

“好,那你去准备吧!”兰修文挥了挥道。

“是!”张国柱领命,随即便退出阁楼。

“姜寒,我很想看看你是如何破我的局,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兰修文看着姜寒的身影,悠闲自得的笑着。

……

姜寒看着前方面容已经狰狞到极致的周天志,嘴角勾起一抹轻笑。

总算是成功了,为了将悬浮在空中的汁液部打在周天志胸膛上,他几乎耗费了大半的魂力。

可以说,只有做了,他才知道这一举动是有多么的艰难。

至于汁液哪里来,当然是宁蓉前两天深入黑石山脉从黑

木铁树上砍来的。

为了对付周天志,他可是绞尽脑汁,查了整整一夜的卷宗,最终一眼便认定用饕餮军这件事来对付周天志。

不过这一招的效果无疑是极为霸道直接。

“姜寒,我真的没有想到,我周天志居然会败在你的手上,你连帝国禁忌都敢利用,看来我还真是小觑了你,如果没有猜错,周通也是你杀的吧。”周天志眯着眼说道,如一头凶狠的饿狼。

“周长老说的什么话,在下根本听不懂,难不成周长老认为你胸膛上的印记是我画上去的不成?”姜寒笑着说道。

此话一出,场众人皆是点头。

周天志可是三品大宗师,而姜寒就算变身也不过才四品小宗师级别。

如何能够在周天志不知情的情况下,将黑木铁树的汁液画在他的身上?

天行宗弟子们也都眉头紧皱,纷纷退后几步,与周天志拉开距离,显然他们现在也不相信周天志的话。

李岩此刻也退回到那帮弟子中,一副不愿意被牵连的模样。

周天志看到身后天行宗弟子纷纷远离自己,眉宇间也涌上一股煞气。

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他!

“周长老,这你可不能怪他们,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们也是为了自保而已。”姜寒嘲讽般笑道。

天行宗弟子一个个用力点头,他们觉得姜寒说的太对了。

他们可不想跟着周天志陪葬。

“哈哈哈!”

周天志笑了起来,笑的极为的猖狂。

一股狂风从他的身上骤然爆发,直接将他身后的黑发吹乱。

狂发乱舞,衣袖飘摇。

双目猩红,煞气十足。

周天志瞬间入魔。

四周众人见状皆是惊愕不已,心中几乎坐实了周天志就是饕餮军余孽的想法。

姜寒也有些诧异,没想到这周天志居然被自己逼入魔道。

看来真的是被自己给逼疯了!

“姜寒,我周天志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你姜寒以及整个颜家陪葬,你让我不得好死,我也让你们不得安宁。”周天志怒道。

下一刻气势便骤然爆发,身形瞬间暴掠而出,向着姜寒掠来。

显然他要先将这个罪魁祸首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

颜天罡和颜如雪见状皆是大惊,急忙想要掠出。

“别过来,弓箭手,射箭!”

就在此时,姜寒却是一声大喝。

接着众人便看到满天的箭羽铺天盖地的向着周天志射来。

“有埋伏?”

四周众人惊愕不已,纷纷退到远处,深怕被波及。

姜寒同样一脚点在地面,身形向后掠去。

而周天志却被那些箭羽给阻拦住了。

不过这些箭羽并不能伤到他分毫。

毕竟大宗师级别的强者已经凝聚护体罡气,而周天志是三品大宗师,护体罡气更是早已经如火纯青。

只见周

天志元气一震,便将这些箭羽部震飞。

与此同时,他的身形再次向着姜寒杀来。

他的速度居然比姜寒整整快上一倍,所以很快便要追上姜寒。

“死吧!”周天志眼神杀气滔天,临近姜寒,手指如爪勾,似乎要洞穿姜寒的心脏。

颜如雪见状,忍不住要再次动手。

然而还没等她出手,一道恐怖的蓝色寒芒便从姜寒身后掠出,向着迎面而来的周天志狠狠劈去。

周天志大惊失色,急忙调动元力轰向那蓝色寒芒。

“嗡!”

可是这蓝色寒芒来的太快太猛,居然硬生生的将他给震退近二十米有余,双脚在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印记。

而那道蓝色寒芒也飞了出去,插入一旁地面。

这一刻众人才看清楚,那是一柄蓝色的弯月刀。

四周众人惊愕不已,这才是姜寒真正的实力吗?

这未免太强了吧!

居然逼退了三品大宗师二十米!

“卧槽,这家伙还隐藏了实力?”魏源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骂道。

刚才那一击,要是他被偷袭,很有就栽了。

毕竟那么短的距离,如此迅猛的攻击,恐怕很难防御的住。

周天志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姜寒的攻击居然将他给逼退。

虽然这其中有他措手不及的成分,但能够做到这一点,足以说明姜寒刚才的攻击极为恐怖。

最重要的是,姜寒居然隔空御物!

“你是一名魂师?”周天志瞬间明白一切,惊讶道。

“魂师?”场不少人瞪大眼睛,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姜寒居然是传说中的魂师?

远古祖龙血脉加魂师,这是要逆天啊!

这一刻他们部心中暗骂不已。

谁他娘的说颜家赘婿是废物的,这压根就是龙婿,颜家赚大了!

姜寒配颜如雪,绝配!

李岩站在人群中,此刻也是心神震颤,一脸难以置信。

魂师两个字如同利刃一般扎进他的心底,让他觉得刺痛无比。

之前的骄傲,在这一刻部化为嘲讽,成为一桩笑话。

和魂师比起来,他天行宗精英弟子的身份只能算个屁,之前他对姜寒的嘲讽无疑是在打自己的脸。

然而姜寒此刻却是苦笑连连。

与三品大宗师级别对战,实力差距实在太大。

他利用魂兵,蓄势已久的偷袭,居然仅仅只是将他逼退二十米。

看来想要杀周天志,并非他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啊!

(本章完)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