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娃官方网站

() 魔女的墓园中是要比想象中有趣的多的,它不充满了‘死’的严肃,反而是充满了魔女们对死亡的滑稽看法。酒仙岭墓园的建立时间大概是在民国时期,也是大规模的中国魔女将西方魔女的习俗带回来的时间。

她们即西化,也风趣浪漫,还博学多识。

某墓碑上,墓志铭是这样写的:

“征婚,任何死灵学派的魔女请自便”

以及还有个种着蘑菇的墓碑上写着一段滑稽的死法,最后末尾却写道:

“……愿我的死法能博你一笑。”

除此之外也有严肃范的,比如说:

“我们的事业,是必将胜利的”

对待死亡的乐观态度无处不在,毕竟每年都会有几个魔女征服死亡,也有被死亡征服后悄悄爬起来的……这种情况普通魔女中还不多,但大魔女中就变得常见起来,要确认一名大魔女死透了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也许在未来的某天,江涵也能做到无视死亡的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下去。

逛了两圈,江涵也能理解魔女为什么在墓园开烧烤派对。

墓园的素材真的是太丰富了……泥土被魔女尸体分解出来的魔力浸染,超凡的植物在此地获得良好的生长环境,无处不在的法术力量将保持物品的灵性。是个无论是寄存,还是生产魔法物品都极其不错的地点。

野外蕾丝裙清纯女生图片

有需求,自然会有魔女为了生意上门。

逐渐的,天然便是绝佳的魔法物品仓库的墓园便成为了常见的交易市场,同时也衍生出了火锅、烧烤、炸肉串等等的快餐……

你若是要说这样会不会影响食欲,那答案自然是不会的。

绝大多数的魔女都有过在停尸房嗦面条的经历江涵看自己笔记时知道了自己有过这种经历,停尸房嗦面条,笔记上还写着是红烧牛肉面。

唉,不知道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怎么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由这个世界的魔女江涵取代了自己,她会熟练地使用电器吗?她会在没有魔力之后习惯普通人的生活吗?还是说,另外一个世界的无论是我还是她扮演的我都已经消失了呢?

江涵暗暗叹气,自己前世也习惯记笔记的,假如魔女身体的原主穿越过去了,应该也可以从笔记里获得些有用的信息只希望她像我不计较她是处女一样的,不计较我是处男……

不不不,怎么说好呢……也许她穿越过去的时候也是1994年,那样我也只是18岁的处男而已,不显得过分丢人。

在她发散思维之时,岑静和李莉正闲聊着:

岑静说:“李莉小姐,你考虑过未来的工作吗?”

李莉答道:“当然考虑过。”

狐狸魔女眼睛亮闪闪的:“我想狩龙,观察龙的习性,将我们家族对龙的研究继续下去。”

李莉想要继承家中的事业啊,不过她也确实是个对龙很感兴趣的魔女……江涵暗暗点头,既然这个世界的知识如此昂贵,那按照家中已有的知识一路学习下去显然是最好的选择想要转行得需要大量的金钱积累。

而且,能够让自己的兴趣爱好变成职业,也一定是蛮幸福的事情。江涵很羡慕,羡慕这种能够有自己目标的人。

别人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有对方想要去完成的事情。

那自己呢?

自己又想要做什么?

江涵默默地跟着,听着魔女与女巫讲述着自己的理想。

她已经很努力地去融入这个世界了,很努力的去变成一个魔女,但这种努力却无法解决根本上的疏离感,魔女的疯狂,魔女的世界,魔女的自由。无论如何努力的去做,她都与这个世界隔着一层淡淡的隔阂。

妹妹江贞铃依旧毒舌。

母亲叶可淑依旧自我。

父…母亲二号江萱……

她想到‘母亲二号’这个说法时,笑了出来。

不得不说,魔女的世界中有着她们独一套的怪异幽默感,总是能够让人在情绪低落时候笑出来。

情绪随着这一阵欢欣从悲观走向乐观,从身处异乡的孤单重新燃起了勇气。

江涵想起自己前世,曾转学到新城市的新学校时发生的事情,那时候她就有这种身处异乡,每周回家还要对着关心自己的母亲微笑的感受。诚然,这个世界有着关心自己的家人,那另外一个世界?自己原来的世界呢?

人类的心,可是不公正的!

一样的爱,一样的家庭,一样的同学情感,在心中的份量俨然是不同的。

父亲对她是有着亲情的,母亲对她也是有着亲情的,但江涵知道自己心中的母亲的份量要比对其余的家人重许多。这就是不公正,却十足十的人类的情感。这边的亲情,和那边的亲情要选择一方的话,她甚至不会犹豫太久就选择原来的世界。

但鼓起勇气来。

鼓起勇气去面对痛苦,这些无法将一个人杀死的痛苦,只会让人更加的强大。

江涵知道自己,一定会像在新学校交到新朋友那样,在新世界鼓起勇气重新开始,重新适应这个魔女的世界。

她悄悄拍了拍自己的脸,决心打起精神好好面对这个令自己感到隔阂的新世界。

墓园依旧让她有点不适,但她试着用魔女的思维去思考这里:

也许魔女们都是提前数年想好了墓志铭,就等着那一天到来,然后写上种种妙语连珠的墓志铭……

好吧!我先给自己想个逼格高的墓志铭!

她给自己定下了第一个小目标。

在墓园又逛了一圈后,岑静还给她们两个买了点小礼物。

给李莉的是一枚据岑静说,只要龙吃下去就会被麻痹几秒钟的蘑菇。

而给江涵的则是一枚艾骏菇,装在纯黑的玻璃瓶中,说是解除魔法这个法术魔药的一种辅材料。

虽然都不怎么珍贵,却也能让人感受到女巫岑静的热情与细心。

……

完成了今日课程的江涵回到了家,悠闲的抱着书看了一会,内心想道:“代课老师不愧是代课老师,带我们又摸了一天的鱼。唉,江涵啊江涵,你都决心要重新开始了,却还在摸鱼,明天可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

但这个想法过了几秒后,她就将其从自己的脑中删去了。

按照这种格式来说的话,一般是不会成功的,只会成为笑话的一部分!

于是她坐起身来,从笔记本中拿出了那张魔女之家的名片,陷入了沉思……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